腐魂燃烧

中元节,各国王上或刺客都在祭拜谁?(2/2)


       中元节是均天大陆的传统文化节日。农历正月十五日称上元节,乃庆元宵,七月十五日称中元节,祭祀先人;十月十五日称下元节,乃食寒食,纪念贤人。
传说在中元节这一天,不愿入轮回的鬼魂,可以回到民间看望思念的亲人故友。
                                 瑶光
       中元节,瑶光国主慕容黎请了道士,僧人为战死的士兵做法,超度。去祭拜了祖先,再去看望亡友公孙钤,他为公孙钤立了碑——即使知道公孙不会在这一天来看他。为阿煦放了莲花河灯,来到阿煦的墓前焚纸锭,只有中元节,慕容黎才能见到阿煦,今天瑶光复国,阿煦一定会来见他的。
    “阿煦,瑶光终于复国了,不必再牵挂我,去轮回吧。我会拼尽全力守护瑶光,守护百姓,定不会再让子民受流离失所之苦。”这条路走的太过艰难,他也不再是无忧无虑的瑶光皇子,而是不择手段一心复仇的谋士。他毒杀了公孙,虽然公孙真心待他,但是慕容黎从未后悔过杀了公孙,一则为庚寅,更是因为公孙才能兼备,赤心报国,若是不痛下杀手,公孙钤治国,顾十安领兵,再与天枢仲堃仪勾结,想使天璇灭国,就不会如此容易了,公孙今生这条命,只能来世再还了,我的命是阿煦换来的,若是说天璇不该遭受灭国之痛?那我瑶光皇室何辜!我瑶光百姓何其无辜!
        遖宿入侵,天玑国破,毒杀公孙,暗害孟章,毓埥身死,天璇终灭,瑶光立郡,瑶光复国。这一路走来困难重重,动魄惊心,他栉风沐雨,砥砺前行;均天局势波谲云诡,他运计铺谋。一个身负灭国血仇,涅磐重生之人,本该心如铁石,开国济民,却在披荆斩棘的路上,遇见过一个种满羽琼花的皇宫,触摸到一段最美丽的风景。
        当初顺势前往天权,面对执明的殷勤,慕容黎不为所动,执明送他血玉做发簪,赏他住在夕照台,为他在宫中种满羽琼花,甚至封他做兰台令,把金印交给他处理政务,这些种种关怀备至,无非是因为慕容黎的容貌,或者贪图一时的好玩——君恩如流水,匆匆不回头。怎可留恋一时的温暖,而忘了身负的国仇家恨。如今回想,也许执明并不是只为了容貌而喜欢他,而是执明能一眼看出慕容的孤寂悲伤,心疼他,想要保护他,让他重展欢颜,慕容现在才知,在天权皇宫、执明身边是他最温暖轻松的日子。
        慕容赌执明的对他的情意,设计被天璇国掳走,这是招险棋,慕容亦不确定执明会为他攻打天璇。直到执明在大战前夕来到慕容房中,那一句“阿离,别怕。”让慕容心胆俱裂,感铭肺腑,——执明是真的在乎他!他当时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出现在执明面前,告诉他“王上,我没事,我们回天权吧。”后来子煜出现带走执明,慕容长舒一口气,如果他真的出现在执明面前,那结果必定不同,只是他亦不会后悔。
        在周密的算计下瑶光立郡,在执明的相助下瑶光复国,开国大典上执明竟挡在慕容身前,为他受伤。之前为他攻打天璇,是执明记挂着他的生死,现在为他挡戟,是执明愿为他舍弃生死。执明眼中的阿离比天下人都重要,但是阿离不仅是阿离,他更是慕容黎——慕容黎不能只为了自己而活。
        天权生变,执明遇险,太傅被俘,只有执明是全心全意待慕容的人,慕容自是不会让执明收到伤害,但是太傅的困境,这是一步死棋,慕容黎救不了。怎么救?如果让执明知道,执明必回舍了自己的命去换太傅的命,太傅难道也会眼看着王上为他步入险境吗?太傅必会杀身成仁,以命殉国,执明不能永远保持赤子之心,也该长大了。
         开阳袭城,瑶光讨伐,天权相助,开阳与仲堃仪联手,重创天权,子煜遇袭,求救瑶光,当时正在围攻开阳,如果兵力一分为二救援天权,瑶光必受损伤;如果不去救援,天权援军会有危险——骆珉还在军中,执明定会带兵协助,只要子煜撑住就可化解危机,天意弄人……天权受创,子煜身死,执明大为愤恨,即使不想怨阿离,把恨算到开阳头上,但是心上的裂痕终究是难以愈合了。
        如今天权瑶光并立, 外患暂解,内忧暂平,不由得回首往事,从灭国流亡,一无所有到现在东山再起,瑶光复国,走的再过艰难,终究是过来了。在最不能停下来的时候,遇到了最想为他停下来的人,可叹,可叹!当初顺势前往天权 ,执明万千宠爱; 他冷面冷心,执明情深意切;他设计消失,执明为他攻打天璇;他设计求援,执明助他复国; 他以执明为饵打击外患,执明在开过大典上为他受伤;瑶光攻打开阳,天权举兵相助。而天权威将军造反,慕容舍弃了太傅;天权援兵岌岌可危,慕容放任子煜陷入危险,——他欠执明的终究是太多了。
         如今两人关系如履薄冰,再也受不起猜疑和设计了,当初执明说阿离的心是石头做的,怎么也捂不热。只是涂山望夫石,尚且苦苦相思待良人,慕容又不是石像,怎能决绝断情若寒冰。
     “阿煦,你来了吗?我有很多话想说,你可愿出来陪陪我?”
       面前燃烧的纸锭慢慢熄灭,夜晚微风中也传来丝丝凉意,墓前缓缓出现一个模糊人像——阿煦。他慢慢开口说道
          “城破人亡忍别离,步步筹谋得山河。
           纵然九死亦不悔,只叹故人不逢时。 
              少主,好久不见了。”

————————————————————————

      
       手癌犯了,但是我慢更不断更,手机没流量了,现在用朋友热点发的文,咱们十月一有流量再见T^T。

中元节,各国王上或刺客都在祭拜谁?(下1/2)


       中元节俗称鬼节、施孤、七月半,是传统的祭祖节日,七月原是小秋,有若干农作物成熟,民间按例要祀祖,用新米等祭供,向祖先报告秋成。传说地宫掌管地狱之门,中元节这一天地宫打开地狱之门,也是地狱开门之日,已故之人可回到民间,看望亲友,因此又称鬼节。
                  

                                遖宿

       毓骁白天处理政事,晚上祭祖结束后,先去毓埥的墓前祭拜,再去太师的墓前祭拜。为太师焚纸锭,在墓前对太师诉说 “老师,谋害您的人已经找到了,不是慕容离,只是您说的对,他并非真心想在遖宿为臣。”
       说起慕容离,毓骁不由觉得可笑,当初慕容离救他时,出现的太过巧合,且素来听皇兄说,慕容离城府极深,智计无双,使他对慕容离从始至终皆心存疑虑。
       但小小的疑虑,又怎么能影响,不可抑制的情!是从他跌入自己怀里一瞬的怦然心动,是府中朝夕相处的日久生情,还是早从他刚到遖宿,就已经一见倾心了呢?毓骁不顾旁人劝阻,立慕容离为瑶光郡主,他见到执明画像时,心中不可抑制的嫉妒,他为了慕容离攻打天璇,甚至慕容离被指控杀了老师时,他也放过慕容离一命。毓骁对慕容离——五分真情三分疑,但愿与君终同心。
       毓骁虽愿逍遥一生,亦不精通权谋,但他不傻,现在想想,慕容离的无心政事是假,遗世独立是假,为遖宿子民舍命救他是假,府中的朝夕相处也是假,被天璇国俘虏更是假 —— 往事如烟皆弄假,君无半分情是真。何其可笑,何其可笑啊!
      “太师,如今天权瑶光并立,遖宿已退出中原,朝堂武将皆是忠勇之人,只是能运筹帷幄,出谋划策的谋臣却无一人可用。若是您还在,若是……”
       艮墨池还在……毓骁曾想为艮墨池立碑,后又放弃了,毕竟艮墨池也是不愿再来见他吧,况且艮墨池若与太师泉下见面,两人岂不面面相觑?慕容离就像层层迷雾笼罩了整个遖宿,而艮墨池就像一阵飓风,来势汹汹吹开了迷雾,但却弄的百姓流离失所,骨肉离分。飓风虽吹开了迷雾,但又有谁能说它做的对呢?
       若说慕容离心有九窍,那么艮墨池亦可称心有七窍,他那么聪明,当初从瑶光回来,必定知晓事情败露,但是艮墨池选择赌毓骁能明白,他所做的皆为遖宿。只是为何偏偏牺牲的是太师,是那个看着我长大的太师,父王母后早逝,皇兄忙于政事,老师就相当于我的父亲啊!
       纵然慕容离隐藏极深,纵然自己对慕容离动情,却对他始终心有疑虑,而对于背叛天璇的艮墨池,自己却倍加信赖,因为能感受到艮墨池看自己时,眼神里的信赖和钦佩,若是艮墨池没有急功近利谋害太师,若是再多给自己一点时间看清慕容离……没有若是,也没有如果,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艮墨池,你我今生注定做不了君臣。





————————————————————————

中元节的贺文,一直拖到现在(ಥ_ಥ)。
大家就当我得了手癌吧,还有瑶光最后一篇,就结束了。

中元节,各国王上或刺客都在祭拜谁?(中)


                             天枢

       仲堃仪先去公孙乾的墓前祭奠,同他讲如今天下的形势,瑶光天权并立,遖宿退出中原,天璇国灭,"公孙兄,对于天璇我已尽力了。"
       仲堃仪执杯在公孙钤墓前添酒,"现在执明和慕容离势同水火,只要稍加手段,两人必定兵戎相见。我与慕容离是国仇家恨,定要与他不死不休,公孙兄就随我一同等待两国相争吧。"
       仲堃仪祭奠公孙过后,回到枢居,看着眼前刻有"吾王孟章"的牌位,不止觉得心痛,还有对慕容离深深的恨,旁人都认为仲堃仪步步为营,从容不迫,只有仲堃仪自己知道,他已然疯魔了,他不敢让孟章入梦,他的王上没有怪他,他却不敢见他,只有慕容离身死,天下盛世,他才敢同王上相见。
       当年,谷雨春祭,他同苏严辩论,王上对他青睐有加,两人内抗三大世家,外与别国周旋,孟章熬夜处理政事,他亦彻夜难眠想计策为王上分忧,三大世家由于备感威胁,几次三番刺杀仲堃仪,孟章对仲堃仪是既信赖又心疼。
        "你于本王是独一无二"这是孟章的真心亦是承诺。  "愿王上一尝心愿,长乐未央。"这亦是仲堃仪的真心,那后来怎么了?后来……
       王上没有说错,留得青山在,就仍有希望,——这是为了天枢的百姓
       他也没有做错,若放手一搏,亦仍有希望 ,——这也是为了天枢的百姓
       这么久以来,他从未后悔过,只要王上说战,他愿与以命相随,王上亦没有怨他,本来就是所谋不同,他为什么不敢见王上呢?为什么呢?
       "王上,您今晚会来吗?"
      
       "仲卿,今天是难得相见的日子,本王怎会不来?"
     
        "王上……"

                                           开阳

       佐奕在祭典全部结束后,并未回到王宫,而是匆匆赶往开阳郊外,那里的某处土地埋着他的艮卿,艮墨池死在执明手里后,执明纵然万恨,亦没有让艮墨池尸骨不留,而是命人扔在了乱葬岗中。
      佐奕第一次在乱葬岗捡到艮墨池,是救了他的命,这次又去乱葬岗捡他,但艮墨池是真的不会回来了。艮墨池纵有乱世之能,胸有沟壑,但急功近利,不择手段,所以他能重用他,却不敢信他。
       若上天能重来一次,重来一次,佐奕定视他如知己,重他为心腹。这次开阳战败,他败的不是计谋,而是人心,他没有弄丢开阳,但他弄丢了艮墨池,那个有乱世之能,聪慧绝伦的臣子,那个视他为明主,中心不二的臣子——那个世上最好的臣子。那些君臣相伴的日子,那些彻夜谋划的时光,终究是不复存在了啊。
       佐奕以前不能懂,为何仲堃仪一定要慕容离死,但他现在有些明白了,人这一世再漫长,也会有过刻骨铭心的日子,人这一生再善变,也会有想要守护一生的人,有些事不能忘记,有些人不能离去,如果有人杀了自己想要相伴一生的人,怎能不恨,怎能不怨,怎能不杀之而后快!
       "艮卿,我定会为你报仇,以慕容离执明的血,来慰你的在天之灵。"佐奕不想探究艮墨池为何而死,也不管天权的子煜亦身死,他只知道那个恭恭敬敬喊他王上的艮卿,现在尸身躺在冰冷的棺木里,他想要倚重信赖的艮卿,永远不会再活着回来。
       "艮卿,今天你可愿来见见本王?"

       "承蒙王上信赖,臣不敢不来。"

————————————————————————

昨天是中元节,所以匆匆写了文,但只写了三分之一,今天接着填坑,还没填完,真的是迟来的中元节贺文啊。

中元节,各国王上或刺客都在祭拜谁?(上)


       中元节,在农历七月十五日,俗称七月半。传说该日地府放出全部鬼魂,民间普遍进行祭祀鬼魂,祭拜祖先的活动。所以,它是以祀鬼为中心的节日,成了民间最大的鬼节。
                
                             天权国

       执明在祭祖结束后,先去太傅的墓前祭拜,痛哭了一场,又到了子煜的墓前祭奠,他刚见到子煜的时候,就很喜欢他,想他做自己的侍卫,从前明明有那么多悠闲美好的时光,他却不以为意,现在想想心痛的不得了,他不理政事,朝政交给太傅,其他大小事物都交给子煜,子煜身为上将军亦要管理军队,偏偏自已又离不开他,饮食起居还要他照顾,子煜纵然忙的团团传,见到他的时候还是神采奕奕,看向自已时,眼里是满满的喜欢和信任。
       执明心疼他,嘴上还嘲笑:"忙成这样还那么能吃,子煜你说你是什么?" 子煜不理他接着吃的香,如果执明闹得狠了,子煜就不吃饭了,执明赶紧去赔罪"好子煜,我开玩笑的,你别生气嘛。我才是猪🐷"  子煜听到后忍不住抿嘴笑,露出的梨涡,分外的可爱。
       执明赤子心性总爱闹子煜,让子煜生气。还经常拉着子煜做像偷偷出宫这种不该做的事,犯了错误被罚的时候也要子煜求情,只是每当执明可怜兮兮说"好子煜,帮帮我。"  "好子煜,别生气了"的时候,子煜就软了心,以前执明常偷偷得意,"好子煜"就是他的咒语,只要他说出这三个字,子煜就对他没办法。
       现在想想,如果不是因为对他满心的宠溺喜欢,又怎么会听到他的请求,就不管对错都要帮他完成呢?"好子煜"不是咒语,真正禁锢子煜的,是子煜对执明的情。
       第一次见面意气风发的子煜,笑着冲他露出梨涡的子煜,害羞捂脸的子煜,吃醋伤心的子煜,气鼓鼓的子煜,贪吃的子煜——他的子煜,那个单单为他露出喜欢信任眼神的子煜,再也不会回来了。
       想到这里,执明不由觉得痛极,"子煜,你回来啊,明明说好帮瑶光拿下开阳,就去子煜的家乡看看的。" 
       "子煜,今天是中元节,你一定会回来看本王的对不对?"
       "子煜,好子煜,好子煜……"
       面前的烛光忽然熄了,冷风吹的树叶飒飒作响,一团模糊的黑气慢慢出现,化成子煜的样子,"王上,别叫了,今天当然要来看看你。"
       "子煜" 执明的眼泪顿时的掉下来,"你终于来了。"

————————————————————————

今天才发现到了中元节,匆匆写了文,本来应该今天都完成的,但是时间太紧了,明天再填坑吧。

当各国王上或刺客得了花吐症 (下) 恶搞OOC


                              天枢

       自从艮墨直出使遖宿后,就对遖宿新任的王上小雪莲一见钟情,艮墨直一边在枢居吐花,一边和师兄骆珉聊天"师兄,我想去遖宿追小雪莲"  骆珉不太赞同"墨墨,男追男隔层山啊。"
      "你看我是池水,他是莲花我们多般配啊,如果我追上他,我就不是艮墨直了。"
       骆珉凉凉的说"他是雪莲,雪莲不是长在池子里的。"
       艮墨直转头一想,"那我还是艮卦呢,艮对应的是山,山上长雪莲总没错吧。"
       骆珉被怼的无语,艮墨直偷笑,辩论的时候,师兄你可从来没赢过我,出发前对骆珉说,"师父那里,师兄你要帮我顶着啊。"然后就背着包袱兴奋的走了,这次一定要让师父,师兄知道我才不会找不到cp呢!骆珉看着他离去心酸的想,"我们两个,还一个善守一个善攻呢,我们岂不是更般配。"
       一个月后,骆珉收到艮墨直来信:遖宿欺负他,要骆珉接他回天枢。骆珉匆匆赶去遖宿,看到艮墨直泪汪汪的眼睛时,顿时心都化了:"墨墨,小雪莲怎么欺负你了,我帮你报仇。"  墨直委屈的说"师兄,我不过为了抓大盗把皇宫烧了嘛,小雪莲就不要我了,呜呜呜……"骆珉忍住吐槽,把他拖回天枢了。
       三个月后枢居,有弟子晚上听到骆珉师兄房里传来哀嚎声,"师兄我再也不敢了,放过我吧"  "竟然喜欢上别人还吐花,我这次一定要好好收拾你"  "啊,师兄饶命。" 

                              遖宿

       小雪莲最近很烦恼,先是一直被小叔叔坑,后来遇到艮墨直皇宫被烧了一半,最近民间又出现闹鬼事件,他觉得自己很倒霉,天权听说了这些事,就把子煜小天使送来了,说是小天使能帮他时来运转,吉星高照,艾玛,小叔叔和叔父真是太关心他了啊——呸,明明是执离两口子想要过蜜月,就把子煜给踹到遖宿了,算了,正好两个人一起去民间,查查是谁在装神弄鬼。
       子煜本是执明挚友,见惯了执明的不着调,经常为他处理政事,这次来到遖宿看到小雪莲兢兢业业,一心为民,还要微服出巡,不由得心中对他多了几分赞赏,小雪莲发觉子煜不仅天性乐观,善解人意,而且文武双全,见识颇多,亦对他是赞不绝口。两人相遇就一拍即合,之后互相暗生情愫,用小雪莲最近新学的诗词来形容就是——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当闹鬼事件成功解决后,已是两个月了,天权来信阿离有孕,请子煜回去,其实就是执明担心子煜在遖宿过的好不好,正好差人请他回天权,毓骁亦陪他回去,庆典结束后,毓骁忐忑的问,"子煜,你随我一直留在遖宿可好?"  子煜小天使一听不同意"我还想参观天枢的假酒厂,参加天玑的虐狗大赛,体验天璇的治眼项目,我甚至还没买过开阳的木质工艺品…… "
       小雪莲当即决定为了追媳妇,陪子煜游遍均天大陆。几日后,太师收到小雪莲的信"我和子煜要去考察均天的风土人情了,朝中事物就拜托老师了。"
       太师很愤怒,臭小子,你把事情都交给我,自己跑去玩了,如果不把子煜追回来,就别回来了。
    

                           开阳

       当骆珉艮墨直来到开阳时,佐奕正坐在大殿上揪他吐出来的茉莉花瓣,"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他喜欢我……嗯?他不喜欢我!"
       佐奕与墨墨本是故交,这次骆珉墨墨奉师命来与佐奕谈假酒合作,这桩生意本是互利互惠,只是佐奕本着不用白不用的想法,要他们帮忙试探乾元到底喜不喜欢他?佐奕虽然颖悟绝伦,老谋深算,但是对待乾元这件事他非常怂,摸不准乾元对他的感情,如果不喜欢他,乾元为什么劳心劳力的为开阳设计机关木甲,如果喜欢他,为什么面对他的试探,乾元总是无动于衷?
       墨墨搞事前问佐奕"如果乾元喜欢你,你怎么办?"
       答:"和他结婚"
       问:"如果乾元不喜欢你呢?"
       答:"让他喜欢我,然后和他结婚。"
       老铁,稳。
       几天后王宫传来风声,王上对使者艮墨直分外钟情,两人举止暧昧,骆珉以助手的身份到乾元身边,乾元虽然天赋异禀,资质奇高,但是涉世未深,心思单纯,看到几次佐奕艮墨直相处,也信了两人之间有情,不由得黯然神伤,以前他不能确定佐奕是否真心喜欢他,所以不敢表明,如今佐奕身边有了艮墨直,他留下还有什么意义?这一切都被骆珉看在眼里,回去让佐奕知道落花有归意,流水亦有情。
       转眼到了七夕节,晚上佐奕要在皇宫门前宣布,成为王后的条件。乾元被骆珉哄着去看热闹。
       第一条:有谪仙之姿
       第二条:是最好的偃师
       第三条:他的名字叫乾元
       众人看到乾元,为他自动让出路,佐奕在前面等着,伸出手牵乾元"你是本王唯一的王后"
       骆珉墨墨参加完封后大殿,带着假酒合作书,心满意足的回国了。

————————————————————————

这次的花吐症(下)拖了好久,我去面壁,大家七夕快乐啊~\(≧▽≦)/~

当各国王上都得了花吐症(中) 恶搞 OOC


       花吐症来势汹汹,均天各国都在为此病困扰,此病不可解,非放弃暗恋之人或与暗恋之人亲吻才能消除病症,否则只有每日吐花,受尽折磨而亡。
                         
                           天玑国
 
        "混账,国师你的奏折只有这些言之无物的东西?"  天玑王上煎饼一遍发怒一边把奏折摔到地上,天玑国师战战兢兢的安抚王上,退下之后才抹了把汗,自从那个上将军齐之侃被他怼了一次,竟然打包回山里之后,王上的脾气就越来越暴躁,奏折都坏了一批又一批了,齐之侃,你快回来吧,王上这我招架不住了。
        煎饼刚骂走国师,气愤难平咳嗽起来,突然从口中吐出粉红色的桃花花瓣,嗯?花瓣,小齐我都为你吐花了,你还不回来!于是下召让上将军回宫,自己还亲自去接,期间遭到埋伏,危在旦夕时,小齐天神下凡般威风凛凛的出现了,煎饼直接摔到小齐怀里了"小齐你怎么才来?"  小齐心疼的不得了"臣救驾来迟,罪该万死"   煎饼开心的都要吐花了,但是他克制住了,不能吓到小齐,我要矜持。
       齐·双标·虐马·上将军·之侃疑惑,自从回来之后王上的搭肩,摸胸,牵手次数都比之前频繁了很多,尤其是摔到他怀里已经由原来的两天一次,变成了一天三次了,如果再这么下去,自己得花吐症的事情,就要被王上发现了,之前在军营竟然吐出了桃花花瓣,他不敢让王上发现,所以借着被国师怼的借口,回山里了,现在每天看着王上,总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要吻上他,以解相思之苦。
       两个月后,南宿的单身狗王无故发难,攻打天玑,煎饼命小齐出战,国师那个老败类还从中作梗,克扣粮草,小齐军队由于缺少粮草被围困,煎饼得知此事后亲赴前线,督运粮草与小齐里应外合,打的单身狗王军队大败而归。
       煎饼见到小齐后,走上前去,嘴里一边吐出粉红色的桃花,"小齐,本王心悦于你,此次你陷入危境,我才知此生所求,惟君而已。"   小齐亦将煎饼带入怀中,嘴里吐出桃花花瓣,"王上,这次臣也不想再错过了。"
       得胜回朝后,煎饼要册封小齐为王后,同时撤了天官署,国师跪在地上,"王上,看在大军凯旋而归,封上将军为王后的喜事上,饶老臣一命吧"
       煎饼回答 "本来你罪该万死,但本王对你网开一面,你去天权开办的放羊基地赎罪吧,再为封后大典拟个日子,庆祝这个三喜临门的日子,这也是你最后一次做这种事了。"
       "谢王上开恩 ,咦 ,三喜……  "
          
                           天权国
       
       瑶光国的小王子慕容离,由于青春期的小烦恼离家出走,先到了天玑国,结果国师那个老色鬼竟然敢调戏他,在他把老色鬼的手砍下来之前,天权国的郡侯莫兔兔出来解围,慕容离就以乐师的身份来天权国散心了。
       天权国上至王上,下至百姓都有一个特殊的技能,就是出场自带欢快的bgm.所以天权国又名泥石流国,他们国的王上执萌萌第一次看到号称"均天双美"之一的慕容离时,bgm都惊的没有了。他一直以来被太傅数落玩物丧志,但这次他决定要太傅知道"太傅,我的志向就是娶慕容离,然后和他一生一世。"
        执萌萌送血玉给阿离做发簪,为阿离在宫中种满了羽琼花,让阿离住最好的宫殿,封阿离为兰台令,甚至让阿离处理政务,把金印赐给阿离,每天都要听萌萌叫"阿离"十几遍,阿离真的是不胜其扰,他多少次都想反正金印在我手里,要不然我搞点事,让他们知道我不仅是均天最美,我搞事还是最厉害的呢?像天枢国方方土之类的,在我面前根本是小巫见大巫,我才是搞事界的鼻祖。但是每次见到执明傻乎乎对他笑的脸,他就把搞事的想法延后又延后了。
       一天阿离为执萌萌泡茶,执萌萌觉得他超幸福,幸福的都吐花了,"阿离你看,我吐出的是红玫瑰花,阿离觉得好看不?"  阿离看了一眼,貌似无意的问"王上为何这般喜欢我?"    执萌萌歪头想了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这就是我对阿离的感情。阿离你想要什么?本王通通给你拿来!" 
       阿离停下泡茶的动作"若我想王上吐的是羽琼花呢?"
       执萌萌回答"那我就说话的时候,让他们向我身上洒满羽琼花。"
       阿离还来不及思考这个方法到底算不算合格,就被家书召回,说启昆帝举办的均天选美又开始了,要阿离去参加,趁机再得个奖杯回来。执萌萌以为阿离不回来了,悲伤的不行,连斗羊都不想玩了。
       阿离选美结束后,没有回瑶光匆匆赶往天权,他听说琉璃国来了个脾气很好的小王子,就住在天权宫内,与执萌萌志同道合。
       是啊,真是志同道合,如果能忽略执萌萌一说话,身边人就会向他身上扔羽琼花的白痴行为,——子煜语。
       执萌萌看见阿离时特激动,"我的阿离你回来了,现在你觉得行吗?"(请无视被扔在身上的羽琼花)
       阿离淡淡一笑"王上不必忙了。"  一边从嘴里吐出雪白色的花瓣, "我吐出羽琼花就够了。"
        鼓掌,撒花。
                          
                            南宿国
      
         阿离曾经告诉单身狗王,"天璇,天玑你随便挑一个打,小叔叔就给你找媳妇。"所以单身狗就直接攻打天玑,结果在天玑王上亲自上战场时,对天玑王煎饼一见钟情,回去后就得了花吐症,由于无人理会,两个月后因花吐症去世,弟弟小雪莲继位,成为新一任的南宿王。


————————————————————————

如果哪里有疏漏之处,请小天使们多多指教,昨天写的花吐症上,有很多小伙伴喜欢,真的非常感谢,给小天使们比心。

当各国王上都得了花吐症 (上) 恶搞OOC

        最近均天大陆流传着一种可怕的病症,名为花吐症,特点是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或者自动放弃暗恋的人。如果有人碰到了花吐症人吐出的花瓣,亦会染上此病,因此此病流传甚快,民风也受此影响,整个均天的结婚率一下子升高了许多。
                         天枢国

       一天傍晚,王上小葱仍在书房勤勤恳恳批奏折时,突然喉咙一痒吐出一朵黄色的小小的迎春花,当时小葱就楞住了,"本王竟然喜欢仲卿喜欢到吐花了?"  这时有内侍传话,仲上大夫觐见,由于上大夫方方土的百分百遇刺客技能,使他只有住在宫里才安全,方方土进去后劝小葱要注意身体,小葱怕被方方土发现花吐的事情,就告诉他"仲卿,最近咱们国的酿酒产业正是关键期,你去监管吧,直到酿出酒再回来吧"
     小葱每日都咳出迎春花,一片一片虽然美却也暗藏凶险,他不敢让方方土发现,若是方方土不喜欢本王,那岂不是强人所难?
     方方土回去后坐在凳子上痛哭,小葱不要我了,他是不是有别的土了,正巧发现弟子艮墨直竟然吐出雪莲花,他心一横,伸手碰了碰白色的花瓣,不,小葱必须只能种在我的黑土地上,喝完假酒之后就去找小葱了,
     "王上我得了花吐症,要死了,"一边说一边嘴里吐出了绿油油的小葱,  王上小葱一惊"仲卿,你……"  由于没克制住,直接吐出一堆小小的迎春花,两人相顾无言,
      "王上,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五日后,天枢国举办了封后大典,王上破例全国都吃肉喝酒一天。
                           天璇国
      
       自从裘将军被均天那个杀千刀的破皇帝拐走之后,天璇王上小哭包,就每天都哭唧唧的,最近还一边哭,一边吐紫色的鸢尾花,连精心打扮与慕容离比美都顾不上了,丞相看在眼里分外着急啊,这王上一直与瑶光的小王子慕容离并称均天双美,要是王上因为这个病崩了,那慕容离岂不是成了,均天最美了!不,不能让这种事发生,所以他找到了赫赫有名的公孙撩。
       哭包刚看到公孙时直接就站起来了,也不哭了,丞相一看"有戏啊"   结果小哭包一句"你不是裘振" 打断了丞相和公孙的美好幻想,小哭包暗想,"好歹糊弄过去了,要是让他们发现我是因为此撩长相太帅了,才站起来,我还要不要面子了。"
       公孙撩也不负众望,天天跟在王上身边,"王上国事为重啊。"  "王上这是今天应批的奏折"  "王上礼不可废啊"   "王上多想想在启昆帝身边的裘将军"  "王上您要振作啊"   "王上您在去世之前也要抓紧时间多批奏折啊"   结果是哭包不仅每天吐的花是之前的两倍,而且都要带血丝了!
        丞相认为他找了个假撩, 撩也很绝望啊,只能跟好友方方土也就是天枢王后诉苦"仲兄,怎么我撩遍均天,却对王上无可奈何?"   方方土劝他"公孙兄,要对自己有信心,我这特从天枢带了新酿的酒,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晚上有内侍看公孙副相摇摇晃晃的进了王上寝殿,第二天,王上的花吐症就好了,不过副相大人被罚在寝殿门口跪上三天。
       "王上,你让我进殿吧,我再也不敢喝假酒了。"
                               均天国

这里有有天璇探子来报,那个杀千刀的皇帝启昆正在带着裘将军接受百姓的朝贺,"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好的我们知道了,花吐症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去看下一国。

————————————————————————

有没有大大写过均天大陆都得花吐症的题材,我已经忘了,纯属恶搞,如果有小天使告诉我,曾有过这种题材,我将立即删文,这里祝大家看文愉快。

不得语(6) 原创攻×千觞 恭觞

                             太白旧梦(上)
       千觞初到乌蒙灵谷时是十八岁,在少恭身边待了两年半后出去历练,千觞在乌蒙灵谷由于封魂祭法使他记忆全失,而在少恭照顾他的时候,喂他服下的亦都是使他法力封印,资质似与常人无异的丹药,所以他独自一人历练半年后,拜入太白洞府张季连仙人门下,太白洞府属于道教的三十六小洞天之一,而少恭所属的青玉坛则是七十二福地之一。
       千觞初见陌北辰时,只觉这个师兄虽然仪表堂堂,品貌非凡,但是好冷漠啊,晚上做的梦竟然是陌北辰主动吻了他一下,千觞醒后并未理会,随之抛到脑后,如果他还记得卜卦,卜出现的结果定叫他大吃一惊。
       千觞除了修习法术,闲暇时也会去看看萧昔,他早千觞一年拜入张季连仙人门下,萧昔一次和千觞谈起陌北辰时,告诉他,陌北辰是淮南王第四子,因为出生时星象正好显示"运交华盖",《卦辞》上说:“华盖星甲木,阳木,主孤高,有科名、文章、威仪,入命身宫,宜僧道不宜凡俗。” 所以命运亦是定好应该入道或入僧,只是陌北辰的母亲正得宠,又舍不得,求了王爷,才没有养到五岁,就把他送到山上学道法。出生王侯世家,命运却是应该成为道士,这难免不让人觉得轻贱,陌北辰的母亲也因为陌北辰少了许多恩宠,陌北辰小时候也没少受到兄弟姐妹们的欺负,他的母亲亦不受王爷的宠爱后,在其他几个新纳小妾的挑唆下,王爷把十五岁的陌北辰送入太白洞府,直到千觞到来,陌北辰已在这里待了六年了。
       千觞看陌北辰师兄,风度翩翩,处事进退有礼,受到许多人的喜爱,陌北辰看千觞风趣潇洒,不拘小节,两人在一个房里居住到也是和气致祥,笙磬同音。第一年中秋,千觞发现陌北辰并未像往常一样,同师兄弟们一起打趣逗乐,千觞等中秋结束后回房,发现陌北辰竟在房中伤神,神情低落,千觞过去安慰:"方悟师兄,你怎么了"(他上山时掌门给他起名道号:方悟 取自:三乘九品俗尘流,以道悟道方至道,大概是要他一心修道,勿再沾染凡尘吧)
       陌北辰不答,用拳头挡住自己的半边脸,眼中有泪,不去擦,大滴的落下来,外边的月光撒下来照在陌北辰的脸上,更显得他的眼睛亮亮的,千觞这时很不应景的想:"哭的好好看啊,简直是泪光盈盈啊"。千觞虽与他相处时间不长,但内心还是很有好感的,所以柔声安慰好一会,陌北辰闷闷的说"娘亲病了,但我不能回去探望。" 千觞突然想到,平日里听说陌北辰不受父王宠爱,在这里待了六年,却竟然只能每两年回去一次,现在听闻爱他如命的母亲生病,却不能服侍在侧,为人子女怎能不忧心焦虑,一边叹陌北辰的孝心,一边怪王侯世家的无情。
       千觞对陌北辰说,"方悟师兄,既然你忧心,我们就去看看令堂吧。"陌北辰对他解释,如果不是王爷传召,他擅自回家,将会让母亲的境地更加艰难,现在没有师傅的命令,亦是不能擅自出山的,千觞想了一会,给陌北辰提议"只有捉妖这种事才能打断我们修行,所以我们买通报告的师弟,说淮南附近有妖出没伤人,你去向师傅提议前去捉妖,实则看望令堂大人可好?"
       陌北辰摇了摇头."千觞师弟,淮南与太白相距甚远,而且淮南附近也有很多门派道友,即使有妖,我们没有到,其他道友亦收服了"。
       千觞回答"方悟师兄说的对,那我们就说离太白不远的村落有妖,而你则马不停蹄的赶去淮南,说因为此妖背后有着不得不查的秘密,为了弄清楚,调查了许久,赶了很多路,因此回来的时间很长。"
       陌北辰听后,觉得此计可行,二人又连夜一番计较,连如何秘密潜入王府都计划好了,直到全部策划周详,胸中有数,第二天陌北辰依计行事,顺利的秘密启程前往淮南,只是他选择一同的伙伴,是与他相处多年的师弟郑路阳,一同前行。郑路阳,不过十九岁,乖巧可爱,明眸秀眉,笑起来嘴边有个浅浅的酒窝,性格温柔,师姐妹们都喜欢同他相处,长相在门派中数一数二,与一众师兄弟站在一起,气质亦是分外出众,他与陌北辰关系甚好,千觞欣赏美人,无论男女,亦曾暗暗称赞过郑路阳,"有此品貌气质者,定非寻常人。"  如果不是后来千觞渐渐对陌北辰动了情,他大概一直对郑路阳是称赞欣赏,而不是不可抑制的避面尹邢。
       千觞看着陌北辰,郑路阳远去,愿他们一路顺利后,自己去修习法术了,计划晚上回房给少恭写信,问问少恭近来可好,有没有又犯心痛的毛病?自己有空就回去看他,他想要什么稀奇的东西,再说说最近的见闻等等,千觞与少恭时常通信,两人也是经常找机会相聚,此时千觞的情与心还都在少恭身上,只是时光易老,人心易变,世间哪有什么是永久的呢?




————————————————————————

因为不得语(6)写的是千觞与陌北辰在太白修行时的旧事,有点长,所以我起了题目(太白旧梦)
而且这篇涉及的少恭太少,所以我没有打 "恭觞"  "欧阳少恭" tag  ,望小天使们见谅。

不得语(5) 原创攻×千觞 恭觞

  五日后,洛阳陌王府,
  "在下尹千觞携友欧阳少恭特来拜会晟王殿下,劳烦阁下前去通报一声。"王府的小厮看到来人是千觞,赶忙作揖。"原来是千觞公子,我家殿下吩咐了您来了直接进府,不用侯着。"
这边小厮迎人入府,那边早有人前去通禀。
  千觞扶着少恭进府,未到前厅时看到了赶来的晟王殿下,也就是他的师兄陌北辰,只见来人身穿朱色小科圆领襕袍,外披黑色大氅,腰束草金钩,脚踩乌皮六合靴,品貌非凡,剑眉下,是一双狭长的凤目,英挺的鼻子,紧紧抿着的薄唇,更为周身的气质平添了一份冷漠。让人不禁赞叹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称誉龙章凤姿奇洵兮,天质自然。
  千觞见到陌北辰后,作揖"师兄。"陌北辰亦回礼"师弟,好久不见啊。"千觞又为陌北辰引荐了少恭,"欧阳公子远道而来想必累了,本王已命人收拾了包房,公子先去休息吧。"少恭随人去休息了。千觞则被陌北辰叫进了书房。
  千觞从见到陌北辰就规规矩矩的,完全不见肆意妄为之态,他与师兄相处近三年,可以说千觞最能感知的就是陌北辰的情绪了,陌北辰沉着的脸,冷漠的语气,都在向千觞宣告,他现在很不爽。"师兄" 千觞随着陌北辰进了书房后,见他不转身也不说话,不得已叫了他一声。陌北辰猛的转身,向千觞逼近,语气严厉的问他,"尹千觞,你要用白术的方法,就是用你的命换欧阳少恭的命,你是不是疯了。"  千觞料到陌北辰会是这个反应,安抚他"师兄,你别生气,只是少恭他想活下来,我只能帮他活下来。"
  陌北辰更加生气,凤目里满是恼火的,"欧阳少恭想活下来,就要用你的命来换,你有几条命?"千觞直视他凌厉的目光,"可是现在只有这个办法能救他,少恭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必须这么做。" 陌北辰听后摇头浅笑,满是无奈道"呵,你就这么在乎他。"
这句话说完,两人俱是一愣,千觞思量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
  想起来是千觞在太白洞府修行的第二年,陌北辰是他的大师兄,陌北辰那天本来应该是闭门修炼一个月的,但是却在修炼的第二十九天出来了,因为那是陌北辰师弟郑路阳的生辰,陌北辰曾经考虑过到底要不要去给郑路阳过生辰,千觞得知他的想法,极力劝他不要出关否则就前攻尽弃了,甚至说让陌北辰抓阄如果抽到的纸条是出关,他就出去给师弟过生辰,只不过千觞做了手脚,两个纸条上写的都是不出关。
  但是没想到陌北辰即使一个月的修行前功尽弃,也要去给郑路阳过生辰。晚上陌北辰疲惫的回房,不出意外的看到案上作画的千觞,由于千觞与陌北辰的星蕴皆属狼,所以他们住在同一间房,千觞看着陌北辰不说话,眼神是藏不住的责备,陌北辰窘迫道,"师弟,你知道你的眼神,就和正室发现相公在外寻花问柳是一样的。"
  千觞幽幽的说,"你就这么在乎他?"陌北辰只能讨好的笑笑。
  千觞把几株灵草扔给陌北辰,"我之前就担心你会提前出来,所以上山采了这几株给你备着,虽只能弥补大概一半的元气,剩下我也没办法了。"
  陌北辰感激的看着千觞,采这种补元气的灵草是需要大费周折的,但是忍不住调笑他"师弟,要不日后你就当我护卫吧,我绝对不会克扣你的月钱的,"                 
千觞不领情,"只给护卫的月钱怎么够啊,连厨师的月钱也要一起结了才行,我给你做了宵夜,现在就给你端过来。"   陌北辰开怀"行啊,日后到我身边,我给你付三倍的月钱"
    千觞结束了回忆,看到陌北辰也在发呆,他凑过去,用手挥了挥,陌北辰回过神,轻咳一声,"没想到今天这句话是我问你。"  千觞低下头道"是啊,每一天都在变。日后会发生什么都是未知的。"
     陌北辰继续劝他:"千觞你现在才二十七岁,我知道你把生命当做上天的恩赐,所以每一天都要过得肆意潇洒,现在要为了这个把镇上人做成焦冥的欧阳少恭,放弃自己的命吗?"
千觞上前,伸手把陌北辰带回交椅,神态坚定的说"那师兄一定知道,我惜命,也不怕失命,少恭不仅是制作焦冥的凶手,他更是给予我重生的至交。我不能让他带着不甘消散于人世。"  陌北辰叹道,"罢了,白术后天大概会到,我们到时在谈吧。"
   千觞见陌北辰暂时放过他,赶紧道别要溜之大吉,结果眼前一黑,就要摔在地上,陌北辰见后赶紧快步敢来,将他揽在怀里,问他是否有恙,千觞回答"没事,就是没有大鱼大肉吃所以才要昏倒。"   陌北辰伸手给千觞一个爆栗,"还不承认,你这几天都把真气给欧阳少恭了吧。"   千觞嘿嘿的笑,"我明明是被师兄吓得。"  
    陌北辰看着面前神情憔悴, 面容苍白还嬉皮笑脸的家伙,真是又气又怜,"真是拿你没办法,我先送你回房,有事等白术来了再说吧。"  千觞缓了缓觉得没事了,就拒绝了陌北辰的提议,自己一个人回房了。
    陌北辰看着他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千觞不会回头的,不管是走路还是他认定的事,等白术来后,他大概要永远的失去他的师弟了。

不得语(4) 原创攻×千觞 恭觞

千觞在少恭身边的两年里,他们四个寄情山水,饮酒作乐,在少恭身边过的第二年他们去了广州香山看枫叶并一直待到了十一月份,然后动身返回衡阳,巴陵准备"三朝"。寂桐为了三朝一直忙碌,直到正月初一,家家大摆宴席,互道万岁,
千觞作揖道"元正启祚,万物维新,伏惟少恭贵体长安。"  少恭不由得笑道,"千觞,你这么懂事,我是不是该给你压岁钱呢?" 千觞凑上来 "这个,少恭过年嘛,你给我压岁钱,图个热闹也很好啊。" 少恭逗他"那千觞想要多钱呢?" 千觞回答"多多益善" 少恭吓唬他"还学韩信多多益善,你不怕我学汉高祖偷着把你砍了。" 千觞不以为然"我是不会犯像韩信那样的错误的,我的心都是少恭的呢" 少恭被哄的很开心,去拿压岁钱给千觞了。
    有一次千觞看书,发现了多多益善的典故,汉朝立国后,刘邦有一天把韩信召进宫中闲谈,要他评论 一下朝中各个将领的才能,韩信一一说了。当然,那些人都不在韩信 的眼中。刘邦听了,便笑着问他:“依你看来,像我能带多少人马?”“陛下能带十万。”韩信回答。 刘邦又问:“那你呢?”“对我来说,当然越多越好!”刘邦笑着说:“你带兵多多益善,怎么会被我逮住呢?” 韩信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掩饰说:“陛下虽然带兵不多,但有驾驭将领的能力啊!” 刘邦见韩信降为淮阴侯后仍这么狂妄,心中很不高兴。后来,刘邦再次出征,刘邦的妻子吕后联合萧何终于设计杀害了韩信。并诛杀了韩信三族。千觞就去和少恭讨论,自古以来,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当初可以一起打天下,却不能天下一起守天下,韩信死的确实冤枉,他也有确实不得不死的理由,
     千觞问少恭你要是刘邦,你会想要韩信死吗?少恭回答如果他有野心,我会授意要吕后杀了他,如果他没有野心,我就保他一世平安。 千觞惊叹"少恭说的真好,我就没有考虑到这点,我只是觉得如果是我,毕竟军中兄弟共患难,如果他不直接谋反,我是不会杀他的。"   少恭笑他"主要看你想要什么,如果是权那就回淡泊感情,如果是感情,那就不会时刻想除了韩信这个心腹大患。但即使你选择了感情,不代表韩信不会选择权,放弃了感情。"  千觞想了想说道"自古以来帝王霸业大多是薄情寡义,宁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我一定不要和皇族中人接触。"  少恭低头浅笑"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千觞话可不能说的太满。"  现在想想少恭的话确是一语成谶了。
      千觞乐呵呵的收完压岁钱后,两人因为吃饭的时间的时间还早,就下山出去逛了逛,结果晚上回来的时候下了场小雪,千觞和少恭慢慢的走回山上的青玉坛,一边心情甚好的欣赏雪景,路边的家家户户都挂着灯笼,照亮了他们回去的路,雪也似柳絮一片片快速的落在在他们身上。远处青玉坛挂着灯笼发出的微弱的光,雪也从中飘落,千觞看了看身穿绣鹊衔瑞草米黄袄,下着暗黄襦裙,腰束墨玉革带,身披白色地黄交枝斗纹锦大氅,温文如玉 惊才风逸的少恭,光照落雪衬得少恭似九重天上的仙人下凡,大概是雪迷了眼,不然怎么觉得自己没有喝酒,看到少恭眉目如画的脸庞意识却不清楚了,当时千觞还不懂,只是后来千觞看遍大好河山后,再回想最好的风景莫过于那个如梦似幻的晚上。
     回去后,寂桐端出屠苏酒,两人举杯同饮,庆贺这个"元正启令节,嘉庆肇自滋"的日子,当年他们可以痛饮屠苏酒,彻夜长谈,可如今假如两人都能侥幸活下来,又还会不会一同庆贺三朝的到来,正月初一的晚上再看到屠苏酒,他们又是何感想呢?
        人世几回伤往事?屠苏依旧贺三朝。




————————————————————————

这里要和各位小天使们,抱个大大的歉,明明说好第二天就更,结果拖了这么多天。(ಥ_ಥ)
我去跨省参加婚礼去了,今天才回来。求原谅π_π